开矿高大上却成本低,海归博士有办法!

2018-05-15

来源:矿材网

中国非金属矿山传统开采方式、规模、环保以及理念,已经不能适应新时代的发展要求,再不改变,只能被无情淘汰!曾文庆博士在广东广西拥有近10座矿山,依托三一重工强大矿山机械,结合多年通信经验,横跨中西,开创了中国非金属矿山规模化、大型机械化、智能化、数字化以及全环保和正规税收开采现代化方式,不仅符合未来发展方向,而且成本低,十分值得借鉴学习!

刘平:大家好,我是矿材网刘平。今天有幸在广州见到广州和合投资有限公司副总裁曾文庆博士。特别介绍一下,曾博士是加拿大留学归国的通信学博士。我们这个行业一般做矿高学历的人非常少,尤其像博士来做矿更少,曾博士有多年的经验,给我们开辟博士做矿的先河。想问一下曾博士,您从2009年开始做矿,9年来是怎么做矿的?



曾文庆博士:谢谢矿材网刘总给我这个机会来聊一聊。我做通信30年,2009年跨行做石灰石矿山,主要是高钙工业用的石灰石,那个时候矿山的管理可能还处于成本比较低、矿点很多、规模很小的阶段,企业的小矿山安全管理很差,经常性发生事故,水土保持比较差,一下雨水就进到农田里面。那个时候我进入这行业看到这些问题,我们从企业管理角度来说,不应该这么做,所以我坚持我们投资的理念。那时候我们是外来投资,到别的地方去做矿山,我们都在坚持几个原则,第一就是依法依规,无证开采的事情我们不干,依法依规去做矿山的经营。怎么依法依规呢?一是有证照;二是交税,给地方政府真正交纳相关的税收;第二就是水土保持,保护老百姓的农田、菜地不受矿山开采的影响;第三是运输道路不给老百姓增加麻烦,所以当即对运输道路进行硬化。投资规模相对会比周边的矿山大一些

 

刘平:当时您投资规模有多大?



曾文庆博士:我们一个矿山大概有五六千万投进去,可能比周边的矿山要大十倍、几十倍。我们矿山实际上规模开采之后,成本反而比别人低了。这些小矿山唯一优势就是偷偷摸摸的偷税漏税而已,而我们的生产成本在降低,所以我们的竞争力在提高。随着国家对矿产资源管理政策的加强,对水土保持以及当地税费管理加强,这些小矿山基本上就没有生存的能力了。而市场给了我们合法合规这些企业相应的奖赏,也就是说给了相对正常的一个利润。所以我们矿山第一是规模大,第二是所有安全措施达到当地安监要求。有两个矿山成为当地安全示范的标兵,所以这才是办矿山的正确道路。



石灰石矿山,比如像我在广东阳春的矿山,现在是年产200万吨,我办的是30年的证,那么可能是在广东这种非水泥类石灰石矿山的企业,我这块应该算是规模大的。政府也希望做规模的矿山,依法依规纳税,我们除了给当地政府交了相应的税费以外,给当地的村委会做一些公益,就是造福当地百姓,包括给一些困难孩子上学助学、五保户补助,所以得到当地一些老百姓对矿山开采的支持。这就是我跨界进入矿山的体会,一是依法依规,二是投资的规模要大一些,规模小之后,你肯定解决不了环保问题,水土保持问题。你必须要达到投资的门槛,对吧?关键是老板要有这个经营理念,就是绿色矿山建设理念,开采过程中要按照安全开采的标准,水土要保持好,植被要保持好。如果谁按照绿色矿山标准去做,按照安监部门的要求做好安全生产,这种企业就能够生存下来。

 

刘平:您有多重身份,一是从国外留学归国,二是博士,三是跨界过来,又做了9年矿,怎么看待碳酸钙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趋势?



曾文庆博士:从矿山角度来说,一是碳酸钙原矿现在应该是被市场贱卖糟蹋了,因为碳酸钙主要用来做石灰做水泥,一吨挣个十几、二十块钱,实际上资源潜能没有充分发挥出来,这是目前的现状;二是碳酸钙加工,把石灰石加工成有价值高质量的氧化钙,高质量的氢氧化钙到轻质碳酸钙、纳米碳酸钙,这块国内碳酸钙行业有两个不足,一个是技术上还处于浅层次;第二个生产环境还是比较脏乱差,因为政府没有对生产企业提出环保要求,所以这些企业的小老板,小的投资者就没有在环保上面进行相应的投入,所以最后造成的现状就是脏乱差。因为门槛低,花几百万建一条窑就能够烧石灰,一吨卖出去能够挣几十块钱,日子过得挺好,导致这类企业越来越多。



刘平:因为门槛低,最后大家沦为价格竞争,也称之为这个行业叫丐帮,丐帮只能是维持生活,微小的利润。



曾文庆博士:碳酸钙这个行业竞争非常无序,具体表现一是市场价格低;二是谁也没有用心把质量做好,因为做再好,价格也卖不高,所以质量参差不齐;三是生产环境太差,以至提到石灰的话,就是脏乱差的行业。实际上行业没有脏乱差的,只是工厂没有按照环保要求去做清洁生产,包括生产设备投入不够,厂区里头的东西乱摆乱放,原矿乱堆放,变成这种情况。那么这些企业的投资者也是当地人为多,外地的为少。像我这样从另外一个行业过来,喝过几口洋墨水的人,对企业的看法做法完全不一样。碳酸钙行业应该是朝阳的行业,只是没有按朝阳行业去建设,去生产。所以无论氧化钙还是高性能高比表面积的氢氧化钙,甚至轻钙,无论从工厂的设计,还是工艺流程都还处于比较低的层面。但这两年在习总书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倡导下,环保力度在加大,很多小的没按照这个要求去整改的工厂慢慢被淘汰,生产开始有序化。因为有序化之后,相反的价格体系在恢复,这些企业有点利润之后,愿意投资环保,改善厂区的条件和环境,未来碳酸钙行业脏乱差的形象会改变。市场只要给做好环保、清洁生产和改善产品质量的企业一些奖赏,没有这么做的企业会被淘汰,留下的市场空间就是给这些企业,那么市场价格就会回到比较正常的体系,使这些企业有利润来投资于技术改造、产品新进、工艺的改进,包括环保的一些投入、粉尘的收集、地面的卫生、厂区的绿化以及工人生活条件改善。只要坚持这样抓环保,按照环保的要求去做整改,不整改达不到要求的企业,就会被市场淘汰,不是政府淘汰,政府只是提出要求来。淘汰不是政府关停他,而是市场自然会淘汰他,这样讲会更合理准确一些。



刘平:广州和合投资有限公司是我们三一重工在广东、广西、福建、海南部分矿山机械总代理,您对矿山机械非常熟,那么您对我们非金属矿山包括碳酸钙矿山未来开采机械化、智能化乃至数字化有些什么样的看法,发展趋势您怎么看?



曾文庆博士:这块是蓝海,目前很多矿山,不仅是碳酸钙的矿山包括骨料矿山,广东、广西几千个矿山,大部分矿山开采还是比较原始的,国家像安监部门也提出用中深孔爆破、用阶梯作业要求,但是有些矿山的生产规模比较小,一年可能生产二、三十万吨,没有太多能力去进行现代化机械开采的投入,装备上还欠缺,所以我非常赞同国家对矿产资源的管理,把小的矿山关掉,扶持大的矿山。大的矿山要按照现代矿山开采的模式走,露天矿必须是平台式开采,要严格按照安监要求,从爆破安全、矿石运输安全到矿石加工的安全,都一定要按照国家的要求做,投入相应大型的现代开采设备。现代设备投资会大一点,增加一些财务费用,但实际上总体的生产成本却下降,总体生产成本下降才有利于社会有利于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所以我们非常注重对设备的投入,我们本身就是三一工程机械代理商,所以设备上我们有一定优势,对矿山开采有一定的经验,对我们自己的矿山都严格按照安全开采标准进行,并且投入相对大型的设备,包括一些矿卡。可能很多骨料矿山已经在用矿卡,但是石灰石矿山很少用矿卡,我们已经用矿卡,所以实际上生产成本在下降,安全在提高。



国家提倡绿色矿山和数字矿山,我的理解是这样的,绿色矿山就是如何对一个新矿山,从开始就要做好开发利用方案和地质环境恢复治理和土地复垦方案,开一块复绿一块。绿色矿山可以做的到,这不是遥远目标,而是现实目标,对于现有的矿山,要对已经开采的地方做好回填复绿,在开采过程中做排水、道路的硬化、生产场地的防尘、运输车辆的清洁、运输道路的洒水和清扫,当然这会增加矿山企业成本,但是企业必须要承担社会责任。在我看来,这种企业做好了,当地老百姓和政府也支持,得民心嘛。第二是市场秩序逐步规范,市场价格调整到合理价位,谁做的好,市场就会奖赏他。



所以绿色矿山我是从几个方面来做的,一个是生产加工的场地必须解决防尘、噪音,不要打扰周边村民,运输车辆的清洁,运输道路的清扫、洒水,矿区开采一片复绿一片,先前做好规划。我们新办的矿山,我让园林景观的公司在做规划,就是做完之后留下花园一样的矿山,有的种的是楠木树,有的种的是油茶树,都是规划好的,我觉得新矿山应该这样先规划好,老的矿山我们也在考虑。



第二是数字矿山,对于我们碳酸钙行业的矿山,主要把品位好的石头跟品位差的石头综合起来用,实际上这样做之后反而会提高企业效益。所以这个对前期矿山的勘查工作要做细一点,真正摸清自己矿山的家底,比如现在矿山里面高钙的有一部分,镁相对高的有一部分,那怎么用?你不能说钙高的用掉以后,镁高的地方用不了,怎么去做综合应用?所以矿山从开始办开采证做勘探等前期工作要做细一点,该花的费用要花,勘探结果相对来说要准确,给后续做开发利用方案用。这涉及到就是个建模的问题,矿山模型要建出来;第二个要用一些现在数字装备,我们前段时间跟丹东测控谈过第一轮。丹东测控现在是给大型矿山做数字化,能不能为骨料矿山和碳酸钙矿山来做,把模型简化,每天出的矿、挖了多少矿、接近到什么位置上,每天有模型,我的数量质量都是可控的。至少从数量说,今天原矿出了多少、生产多少,用简单的数字模型、简单的数字来管理,比如像地磅的话,现在可以做到数字化的地磅,就是给矿山投资者了解生产状况,从生产到前面的开采部分精准把握。这种制度也给政府提供矿山管理的科学依据,想偷税偷不了,给税收征管提供的好的工具。所以数字化矿山我认为对企业来说让投资者精准了解矿山的生产状况,给政府提供监管矿山开采的动态情况,给征税费管理部门提供精确的依据,这是对几方都有利的好事。我想跟丹东测控合作,但是现在还没有达成意向,现在全国有300多个大型矿山做数字矿山,包括现在所有金矿都是他的客户,大型煤矿都是他客户,但是对于全国可能有上万个骨料矿山、碳酸钙矿山,他们还没有去做。我希望把模型降低简单化,比如我们来代理他这个系统在这些矿山上做实施,那么这样的话给政府的监管提供工具。所以说我们做绿色矿山和数字矿山,我们自己矿山这么做,也希望有机会给其他矿山实施,甚至其他矿山需要我们来生产,我们来做矿山的开采和生产,我们都可以提供借鉴和参考。



数字矿山和绿色矿山,我认为现在是我们碳酸钙矿山未来的发展方向,绿色矿山不仅是绿色,前提是环保,一个是生产场地的环保,运输条件的环保;第二是水土必须保持好,国家现在实行河长制,水不能够排到河里去,水不能排到沟里去,脏水不能进农田,不能进入菜地。把水土保持好,生产场地的粉尘控制好,运输道路清扫干净;第三是矿区及时绿化,最好有规划的绿化,可以做经济植物的种植,甚至是花圃、苗圃的种植结合在一起,既有社会效益也有经济效益,这才是真正的绿色。

 

刘平:您是通信博士,三一重工在机械这方面是国内知名企业,您对非金属矿的物流运输有什么样的先进的想法?



曾文庆博士:广州市和合投资有限公司底下已经设立了一家公司叫中运宝,前期是解决大型工程机械设备的运输,因为三一很多钩机铲车非常重,需要运输,所以设立中运宝公司。现在它已经涉足到大型装备,比如风电设备、汽轮发电机,大型超大型设备的运输。在我的过往历史里,我加入和合集团之前,我家里的企业,除了矿山开采就是有物流,对物流运输比较熟,我们自己有装船的码头五个,中转码头一个,卸货的码头三个,码头比较多。如何降低物流成本,因为石灰石或者建筑骨料价值都不高,物流成本如果不去降低,谁都没挣到钱,浪费运费,运费比货还要贵,所以就是如何降低物流成本,实际上是降低社会运行的成本。所以总体上从矿山开采出来,这个产品要输送到最终用工厂,整个前供应链每个环节进行物流的控制。比如码头,我在中转码头装船速度快,在终端码头卸船速度快,使这个船运可以加快一个月,比如可以多一次周转,一个月别人走三趟,我可以走四趟,这就是效益。就是各个环节上去控制,那么三一在我过来之后叫我们在供应链管理上进行一些探讨,在码头上做一些投资,我们现在码头也是在环保各方面做些投入。特别是习总到长江视察之后,对于长江流域的码头矿山和临江企业提出了很多要求,这是非常正确的,相信在西江流域码头包括有证的都要整改,完全达到环保要求,这是一方面;第二是提高作业速度,我们要做全产业链的从矿山开采到最终用户堆场全流程供应链管理,涉及到码头、铁路货站、汽车短运、船运和铁路运输,我们在供应链上其中的物流部分做了前期的一些工作,包括这些数据,落船的数据到收船的数据到中转数据,进行全程的数据跟踪,使企业很方便监控货物的状况,甚至有些地方库存量多少,他可以每个月生成对账但,库存对账到每一个环节的应收应付,要付给船家的钱,付给短运汽车的钱,付每个码头的装卸费,全过程方便我们的客户或者我们矿山企业。第三是整个费用,实际上物流费用以及也要花时间去对账,生成数据,后面很多统计量把它降低,方便客户,方便中间商,方便供应商,现在工作正在做,这就是真正的供应链服务。所以我们和合投了一家供应链管理的公司,由他们来实施这个项目,这是很有意义的。



往下走这些东西理顺才会有供应链的金融问题,以及系统上走这么多船。打个比方,比如100万吨的货物,一年运输要用多少条船?一条船运2000吨,要500条船,里面的用柴油,我们可以对油品集中供应,降低船家运行成本;第二就是可以解决票务问题,运费可以开发票给客户,使企业的正常运行的生态都正规化,因为现在行业里税收最麻烦。很多企业做经销商开发票很麻烦,很多船家没法给你开发票,很多船务代理公司也懒得开发票。有一个供应链平台可以解决客户和经销商需要的发票,并且把他正规化、规范化,我相信政府会支持这个工作。

 

刘平:今天曾博士给我们从专业开矿,包括我们的物流、数字矿山、绿色矿山,讲了非常专业的经验和心得体会,非常感谢曾博士。



刘平:6月30号广东省碳酸钙镁分会成立大会以及我们举办粤港澳大湾区碳酸钙实用标准市场交流大会,曾博士也会参加。曾博士对峰会非常支持。大家来参会和平常有什么问题都可以向曾博士请教,最后请曾博士给我们讲句话。



曾文庆博士:6月30日粤港澳大湾区碳酸钙应用标准交流会,我希望大家都来。需要我做什么,比如矿山投资上资金不足,需要我们参与都可以,以及在物流运输上,我们可以提供运输方案,希望大家都来参与,咱们在这个交流的平台上相互学习,我也向大家学习,谢谢!

 

刘平:谢谢曾博士!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