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矿业海外投资经验分享”沙龙活动侧记

2018-06-04

来源:矿业报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一带一路”建设不断深入,大批中国企业先后加入到全球矿业市场大潮之中。如何抓住当前全球经济回暖的历史机遇,更有效地开展海外矿业投资和运营,成为中国矿业企业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5月24日,中国矿业联合会举办了“中国矿业海外投资经验分享”沙龙活动。北京矿产地质研究院院长王京彬和亚太能源投资公司总裁、中色丝路矿业咨询有限公司高级顾问薄少川分别就他们在国际矿业投资及并购方面的丰富实战经验与参会代表进行了分享。活动由中国矿业联合会会长、党委书记彭齐鸣主持。

  据彭齐鸣介绍,本次活动特意采取沙龙形式,旨在围绕我国矿业海外投资,让一众矿业同仁结合现实案例畅所欲言,通过不断总结海外投资经验教训,吸引更多的业内单位参与国际产能合作,更好地为矿业界搭建沟通交流的平台,以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

  来自自然资源部国际合作工作组、中国地质调查局科外部相关同志应邀出席,五矿勘查开发有限公司、上海津地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恩菲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中矿资源勘探有限公司等单位代表40多人参加了沙龙。

  知己知彼,方可百战不殆

  “2015年底至2016年初金属价格触底,2016年融资活跃、股价上升,2017年矿业公司现金增多、实体转好,2018年矿产勘查等项目投资回升。”北京矿产地质研究院院长王京彬对近年来矿业市场做了简要分析。他认为,当前全球矿业正呈现逐步回暖的态势。

  随着矿业全球化的不断发展,我国矿业企业到海外投资开发利用矿产资源的步伐明显加快。“走出去”成为资源行业发展的必然。

  王京彬分析,占有与控制有效资源,增加价值,实现矿业企业的持续发展,是海外矿业投资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然而,由于历史文化、发展模式、资本市场的互动机制、法律法规体系和社会环境的不同,以及国内外矿业公司在发展理念和运营实践的巨大的差异,海外矿业投资险象环生。

  通常来说,海外矿业投资过程中,总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风险,比如政治风险、政策风险、法律风险、时机风险、技术风险、经济风险、经营管理风险……

  彭齐鸣表示,中国矿业企业海外投资是一个持续发展的过程,业界不断分享和积累经验教训,不断地更新、了解、跟踪海外矿业、人文及市场情况,不断地提高国际矿业并购的思路和技能,做到知己知彼,才能融入国际矿业大舞台。

  “海外投资矿业必须充分认识和评估各种可能存在的风险,对项目投资进行综合评价和分析,并在实施过程中采取有效措施控制和防范。”薄少川就他多年的投资经验谈了体会。

  矿权-资本运营,初级资源公司的经营之道

  “铁、铝等大宗矿产价格温和回升,锂、钴等新能源金属涨势强劲,国内受环保等因素影响,矿业特别是勘查投资低迷。”在这样的背景下,王京彬表示,掌握资源公司的资本经营之道,对我国矿业企业开展海外矿业投资和运营尤为重要。

  以中色地科成功并购境外上市的初级资源公司为例,王京彬还表示,中色地科矿产勘查有限公司正是遵循以国家紧缺的战略矿种为重点、以有大矿富矿潜力的矿权为基础、以技术带投资,追求低成本资源扩张、达成技术和商业的双成功的投资战略。

  在被问及企业运营的主要盈利模式有哪几种时,王京彬会心一笑,慷慨地道出了他多年来实现海外矿业投资最大利益化的几大“法宝”——

  “模式之一:通过低价进入初级矿业公司→勘查升值→高价变现的路径实现赢利;模式之二:将矿权资产注入上市公司获利;模式之三:公司矿权资产分拆增值;模式之四:通过公司战略重组、资产并购,获得优质矿权,提升价值;模式之五:战略管控,本地化经营。”他表示,在经营公司过程当中,要及时进行市场推广融资,适时变现,控制风险,也是海外矿业投资的重要关键点。

  说到境外找矿的要点,王京彬简单概括为“一大”、“二快”、“三省”、“四权益”。具体地说就是:尽量选择重点成矿区带/大矿外围,快速发现突破前期项目/高级勘查项目及“发现孔”,以应用简单、关键的技术方法快速评价,利用当地技术优势压低成本,多途径对接资本市场,获取资金支持和权益保障。

  采取投资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分拆、收购项目再上市、公司换股合并、矿权注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合并等方式,借资本优势降低成本、控制资源,实现价值最大化。同时,这些也是海外矿权资本经营的常用法门。

  王京彬说,投资上市资源公司是境外风险勘查的最佳途径。在获得融资和退出平台、高质量的国际化人才团队的同时,优质项目群和灵活的矿权资本运作也是非常重要的。影响投资上市初级资源公司成功的关键在于,是否具有世界级找矿潜力的优质矿权、优秀的管理和技术团队、知名中介机构(投行)支持,以及在战略管控、技术支持、参与运营等方面的有效管理。

  王京彬表示,“资源在外,市场在内”的格局将长期存在。凭借技术与资本的合力优势,主动地融入全球矿业市场,提高我国资源的保障能力,方能畅享矿业全球化的红利!

  矿业并购:细微之处见真功

  无论是大型矿业集团,还是中型矿企,或是初级矿业公司,收购或被收购都是公司经营活动中必然会碰到的重大议题。并购,即人们常说的兼并与收购,是矿业公司成长的必经之路。

  薄少川表示,导致公司兼并的原因,或因公司的发展需要,共同的股东或董事推动,矿权相连,同一项目的合作双方资产互补,或是一方迫于被收购的压力等。而收购作为公司成长的另一模式,则可能源于矿种多元化,觊觎被收购方充裕的现金和被低估的资产等。

  “如果你的公司现金充裕,但对大量现金未做出分红、股票回购、收购资产等合理安排,而现金以外的资产又被低估时,那么就很有可能成为被收购的目标。”薄少川说,“对初级矿业公司而言,被收购为股东创造了价值,是好事。”一般来说,收购后的每股净资产价值应该上升,收购才存在意义。相反,如果收购对于每股净资产价值具有稀释性,则不应该收购。

  此外,从性质和操作方式来说,收购有善意收购与敌意收购之分。善意收购是得到被收购方董事会“支持”的收购,比如双方签订支持协议,被收购方主动放弃被第三方收购;第三方只能以敌意收购的方式竞购;被收购方将其所持股份按收购条件出售予收购方;被收购方应向股东推荐该项交易;遇第三方竞购成功时,需向原收购方支付分手费。

  对此,“加拿大金业(Goldcorp,代码G)收购加拿大卡米纳克黄金(Kaminak Gold,代码KAM)作为矿业市场回暖预期下的开山之作,就是典型的案例之一。”薄少川补充道。

  相应地,善意收购未果通常也会导致敌意收购的发生。在敌意收购的过程中,被收购方可能会设置种种障碍,比如“毒丸”(哈德湾矿产(Hudbay Minerals,代码HBM)收购加拿大奥戛斯塔资源(Augusta Resources,代码AZC)计划,以极低的价格大比例向股东同比增发优先股份,抬高收购方的收购代价来阻止敌意收购。很多敌意收购最终也可能转为善意收购,以达成协议结束。随着矿业全球化的发展,矿业企业间的竞争日益激烈,连环并购和竞购也时有发生。

  薄少川认为,总的来说,公司在并购发生时要注意及时判断,对方是敌意收购还是善意收购,并采取相应的对策,将是被收购方的重要工作内容。同时,要根据公司和市场的情况来评估被收购公司的价值和需要付出的收购溢价。在具体操作层面,特别要注意到不同国家法律的细节规定。在收购一开始时,就应该请律师介入,以免陷入被动。在不同国家发生的并购交易,其操作方法也有细节上的差异,这些都需要专业人士的指引。

  薄少川最后表示,目前国际矿业公司的股价与矿产品价格相比,处于相对低估水平,而大型国际矿业公司尚未完全从上一轮矿业周期并购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这恰恰为中国公司提供了绝好的并购时机。

  现场气氛热烈,高潮迭起,两位专家的演讲频频被热烈的掌声打断。沙龙讨论环节,与会的多位矿业界同仁结合自身企业经营的相关案例,就海外矿业投资发展与两位专家开展了深入讨论和交流。

  有关专家评论,在矿业行业进入深度调整期的大环境下,此次沙龙的举办对于众多处在转型发展关键节点的海外矿业企业来说,具有一定的现实参考和借鉴意义。因此,这样有针对性的、量身定制的沙龙可以多举办。□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